我的禽兽生涯_第十八章 是我太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是我太贱

  在回去的这一路上,抱着怀中的玉人儿,高强一直在想,为什么人总会为了那么短暂的快乐而堕落、疯狂,其实发射了精华以后,感觉也就那般。

  他始终得不出结果,心中却也是无悔,及时行乐,才是真xing情。

  人活着总要有所追求,无非是乐要乐个通透,爽要爽出激清,一切仅此而已,看清楚了,凡事也就是这么个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了,这就是他的禽兽定律!

  车在西村停了下来,天已然有些黑了,高强和芳芳心思各异的在寂静的山路上走着。

  他的心里在想为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芳芳妹妹会变成现在这样,成了第二个郭美花。这并不是说高强讨厌郭美花那种烧妇,相反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类风騒的熟妇了,有浓密、乌亮的草木与大大的雪峰,没有男人不喜欢的。

  只是看到清纯的小妹如此的放荡,他心头多少有些失落和难过。

  芳芳还只是个高三的学生,虽说心智与身体都已经发育成熟,可是如此放狼多少有些过分了,想必也是因为高立生那种伦乱的生活氛围吧,生在这样的家庭,还能指望真出个玉女么?

  山路幽风袭人,高强突然觉得有点冷,紧了紧衣服,回头看了芳芳一眼,她失魂落魄的在风中颤抖。

  高强停了下来,淡淡的问道:“芳芳,没事吧,若是你恨哥,你就打我两巴掌解解气吧。”

  芳芳摇了摇头,蹲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

  看着她哭的厉害,高强有些不知所措了,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心中念想:“想必是我刚刚与刘癞子合着欺负她,伤了她的心。”

  想到这,他走到芳芳的面前,猛的拿起她的手甩了自己一耳光,“芳芳,你若是恼了哥,只管说,只管打,别哭成么?”

  他却是最见不得女伢子哭的,一哭就容易想起他师娘,心里酸痛的厉害。

  “哥,我不恼你……”芳芳抽回手,心疼的抱住他,趴在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

  “那你告诉哥,你怎么了。”他松开芳芳,温柔的问道。

  天色已经晚了,高强急着赶回去,早已是饥肠辘辘还被芳芳撸了一炮,这会儿早已是疲惫不堪。

  芳芳抱着头,蹲在地上不说话,只是埋头哭泣。

  高强有些火了,“你个小騒货到底是哪样?在车上我想帮你喊人,你不让,非得享受。这会儿在这摆狗脸子(假,装纯的意思),有意思吗?”

  芳芳抬起头,长长的眼尾巴毛上沾满了泪珠,很是楚楚可怜,“强子哥,我那好疼,被刘癞子抠烂了。”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难看,很是憔悴,高强想到自己粗暴的言行,心中有些内疚,“若是我不贪图一时快乐,喊住刘癞子,她也不至于如此。”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看到她被臭名昭著的刘癞子玩弄,自己还帮衬着欺负,高强愈发的自责、难受,说到底他还未能成为真正的禽兽。

  从口袋里摸出椰树,点了用力吸了一口,烟雾在空荡的山路,寂寞、凄凉。

  “芳芳,其实在哥心目中你不是这样的,我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高强夹着香烟,皱着眉头,比划着解释。

  芳芳扑在高强怀里痛哭了起来,“强子哥,我都都知道,你别说了,我不怪你,是我自己太贱了。”

  他像小时候一样紧紧的抱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怜爱道:“还疼吗?芳芳!”

  “嗯!”

  刘癞子那被烟熏的又长又黑黄的指甲,高强知道那畜生肯定用指甲把芳芳下面弄破了,“芳芳,哥帮你看下好么?”

  说完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横抱着往旁边的玉米地里走了去,选了快干净点,高强蹲下身就要脱芳芳的裙子。

  “强子哥,不要,不要!谁都可以,你绝对不可以,绝不可以的!”芳芳拼命的挣扎起来,嘴里发出无力的哭喊。

  “高立生不是还没死么?我怎么成为她唯一的亲人了?”高强心中暗想,在她的#小说 翘臀上狠狠来了一巴掌,没好气道:“靠,我又不是要耙你,这么激动干嘛啊?”

  “强子哥,你,你真的不碰我?”

  高强有些莫名其妙,在车上还帮他打手枪,这会儿装的更个圣女似的,还好他现在没精力想那些事情。

  弹掉烟蒂,扬起嘴角露出个无语的表情,“我对你那光秃秃的玩意才没兴趣呢,只想给你看看伤口,姑乃乃不要给我添堵成么?我还想回家吃饭呢。”

  芳芳点了点头,咬着贝齿脱下漂亮的短裙,光滑的美蹆摸上去光滑柔嫩。

  把那短裙褪到了腰际,高强冷笑了一声,“乡下伢子学城里人穿短裙,发騒气,活该被刘癞子玩。”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有种莫名的伤感,明明知道自己的言语会伤害芳芳,会疤上撒盐,却依然不吐不快。

  他心里多少对芳芳的放荡是有些不满的,就好像看到了一块美玉掉到了粪坑里,不说几句膈应的慌。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