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禽兽生涯_第十三章 本无禽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本无禽兽

  “强,强子,松,松开!”

  一股强烈的k感,把刘小燕送到了云端,本来因为饥渴,身体就敏感,这会儿敏感部位被男人给噙住,半边身子都麻了,有气无力的推了高强一把,哪里推的动。

  这小子就像是铁石黏在了**上了,死活不肯松口。

  高强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怎肯放弃。

  含住那颗嫩香的葡萄,又咬又吸的,女人的体香夹杂着奶水的浓香在嘴里弥漫开来,香甜舒滑,暗呼过瘾。

  手也没闲着,攀住另一座雪峰,疯狂的揉捏起来,恨不得将那只奶给捏爆了。

  自从看了美花嫂的**,他就特爱熟妇、少妇,对她们的火辣、丰盈的身子惦记的发狂,这雪白的玉峰比起王寡妇那下垂的玩意,要舒软、圆润、弹力百倍。在他手中变化着各种形状,从指间溢出来的软肉,又软又嫩,让他愈发的兴奋了。

  “疼,强子!”刘小燕感觉自己的胸脯快要被这该死的家伙给捏爆了,又疼又酥,身子用不上半点力,只得咬牙承受这种钻心的痛苦。

  “婶子,别急,很快就不疼了。”高强喘息喃喃道,他见高立生也是这般玩弄郭美花的,那妇人不仅仅不恼,反而更兴奋,想必这么做女人是喜欢的,也许小燕婶习惯了就好了。

  被他狂捏了一番,刘小燕疼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奶水顺着肚皮直滴,“大壮都不曾这般捏我的**,啊,快要被弄死了。”

  高强伸出舌头舔吸了一个干净,那平坦无余的小腹是那般光滑,慢慢的他放缓了力度,轻轻的揉捏起来。

  那温柔、细腻的抚摸让刘小燕从地狱瞬入天堂,一种放松、愉悦的k感,流遍了全身,说不出的舒爽、刺激。

  这些都是他从高立生那偷学来的,痛苦并快乐着,说通俗点是打一个巴掌给两颗枣,刚下火焰山跳进仙女湖,强烈的痛、乐反差,让身体k感,来的更加的猛烈,酣畅淋漓。

  刘小燕已经彻底的沉浸在这种快乐中了,高强手顺着妇人的小腹,往下一探,摸到了那茂盛、湿漉漉的草木,心都颤抖了起来,忍不住发出美妙、动听的s吟。

  他摸过女人这玩意,芳芳的,可是那丫头是光秃秃的一片,没有乌黑发亮的草木,也没有如此汁水横流。

  “小燕婶,真美啊!”高强忍不住低吟了一句。

  触手之处,温热、滑腻,很是舒爽,手指在那美妙泥泞烂泥地,刚要来个泥鳅打洞,“哇!”的一声,床上的孩子哭开了。

  母爱是伟大的,孩子的哭喊声把刘小燕从这种美妙的k感泥潭中拉了出来,挣脱那对魔手,羞的跺脚直叫,“强子,你,你……”

  “嘘!婶子,别,别喊!让人知道还以为咱们在耙呢。”高强赶紧拉住她,脸都被吓白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传了出去,大壮非得弄死他。

  刘小燕也意识到自己激动了,红着脸将衣服整好了,低头扫了高强那硬的根铁棒子一样的家伙,略带埋怨嗔了一句:“你回去吧,如果不好再来婶子这吧。”

  她意识到自己差点犯了大忌,被强子上了手,然而身体爽辣的感觉让她并不反感,反而对他多了几分遐想、渴望。

  高强暗叫可惜,看了那呱呱叫的小屁孩,很是不爽,差点就能推倒,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没想到被这小家伙给搅糊了。

  “婶子,那我先回去了,眼睛好了就给你家耙地去!”

  刚回到院子,刘玉芬就尖叫着往怀里撞了过来,吓了高强一跳,赶紧一把抱住,拍着温软的后背安慰道:“妈,咋了?”

  刘玉芬趴在他结实、宽厚的肩膀上,嘤咛、呜咽着,没敢回头,反手指着院子里。

  “妈,我去看看,你别怕!”闻着母亲身上甜甜的香味,高强有些意乱神迷,那滚圆、弹性的双峰压在胸膛上,柔软舒适。

  “小燕婶说的没错,母亲的胸部果然更加的浑圆、弹性!”他好想低头饮噙,却又不得不压制这种无耻的念头。

  刘玉芬哪里肯松手,儿子魁梧、有力的身躯有种莫名的安全感,环抱着那粗壮的虎腰,闻着男性的阳刚汗味儿,心都醉了,软在了他的怀里。

  高强也不恼,任由她这么抱着,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怀中,温暖、幸福。

  看了一下,院子里面也不知道哪来的一只死老鼠,被扒了皮血糊糊,很是恶心。

  “哟呵,好你个老s娘们,我说怎么下面痒也不肯让老子耙,原来是跟这个小杂种耙上了,不要脸的贱人。”

  高立生从院墙探出半边脑袋,咬牙切齿的怒骂了起来,眼中喷射着炙热的欲火,恨不的将刘玉芬拔个精光,干个通透。

  这只死老鼠正是他扔的,本来想吓唬刘玉芬,逗逗乐子,顺便跳下院墙调戏这妇人一把,没想到高强这小子回来了,坏了他的好事。

  “高立生,你别乱耙舌头,小心……”刘玉芬脸一红,挣脱了儿子的怀抱,她向来温婉,不好撒泼、耍狠,脏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口。

  “嘿嘿,被我说中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畜生根本就不是你的种。”高立生趴在墙头上,满脸淫笑了起来。

  “我**的,你才是狗杂种!”从小失去父亲,高强最恨别人说他是杂种了,怒骂一声,抓起死老鼠的尾巴,往高立生抛了过去。

  高立生头一摆躲过了死老鼠,脸上却也沾了点血迹,横着脸一擦,吐了口浓痰,怒目圆睁,“好你个小杂种,上次没揍麻利是吧,敢跟老子耍恨,今天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强子,别理他,咱们进屋。”刘玉芬哪敢得罪这尊凶神,俏脸都吓白了,颤抖拉着高强往屋里走。

  高强挣脱母亲的手,一跺脚,双眼红的跟野猪似的,操起墙角的一把猪屎耙子,怒吼了起来:“狗日的高立生,你敢踏入院子一步,老子就跟你躺板子(进棺材,一起死)。”

  高立生见他这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野兽一般的狰狞,也是有些后怕。

  上次大腿被咬掉了一块肉,现在还隐隐作痛,“这小子野的怪,等找机会了再弄他,反正不怕刘玉芬那s妇不进老子的碗!再说了跟他姓,老子不还是姓高么?”

  “爸,吃饭哒!”门外正好传来女儿芳芳温柔的呼唤声。

  高立生暗喜,咬牙佯作蛮狠,指着高强叫嚣道:“小子,算你走运,老子吃了饭再来收拾你!”

  说完狠狠的盯了刘玉芬一眼,嘿嘿的淫笑了一声,跳下了墙头。

  他相信只要自己隔三差五的来这闹,给刘玉芬压力,这妇人到时候肯定顶不住这般纠缠,迟早还得从了他,是以也不急在一时。

  高立生走了,高强兀自拿着猪屎耙咬着牙,颤抖的厉害,连步子都迈不开了。

  他恨死这个屠夫了,却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对付他,只是这么一阵子,他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全身力量被抽空了一般,不自觉的打着颤摆子。

  整个村的人都害怕高屠夫,他也不例外,从高立生的眼神中,他知道自己迟早得被这家伙弄死,母亲也保护不了。

  高立生是老虎,自己如同待宰的小羊羔……

  他恨自己的软弱,恨自己的渺小,滔天的恨意快要摧毁自己仅有的一点自尊和勇气。

  他多么希望自己是一头凶猛的猛虎,人人望而生畏,所有人都得颤抖在自己的脚下,然而他更清楚,自己在高立生眼中比一头猪都不如。

  杀猪还得废把子力气,揍他跟玩儿似的。

  “我要成为猛兽,人人畏惧的毒蛇、猛虎,高立生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将你撕成粉碎,吃的渣都不剩。”

  这世界本就没有“禽兽”,生活压迫的重了,再无退路,也就有了“禽兽”!

  ps:三千字大章送上,喜欢的朋友别忘了收藏、推荐、评分,你的随手一点是希白最大的动力,末了,弱弱求下蝴蝶,好么?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