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禽兽生涯_第十章 放开我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放开我妈

  农村天黑的比较晚,到了晚上八点,天才完全黑了下来,乡村像是滚进灰堆的白馒头,黑糊糊的一片。

  远远望去,家家户户的灯火在夜色中是那么的安详,田里的虫子、青蛙又开始了一天的交响乐,高强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里走去。

  还没到家门口,远远就听到母亲发出的呵斥声,心神一紧,高强握紧镰刀往屋子里冲去。

  母亲正被一个男人给抱着,那双满是黑毛的大手用力的揉搓着她白嫩、紧俏的奶子,她的脸红的厉害,满脸迷醉、痛苦的表情。

  “妈的,还说不是个s货,弄两弄就来感觉了!”高立生那恶心的大舌头凑在刘玉芬的脖子上,无耻的舔着,闻着。

  “滚,滚开!”刘玉芬干涸了这么多年,被这个魁梧有力的男人这么粗暴的侵,犯,全身软如烂泥,连呼喊的力气都没了。

  “玉芬,我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这么美的身子,没男人怎么行呢。”刘玉芬的挣扎反而让他更兴奋了,恨不得把这平日温婉、高贵的妇人给捏爆了。

  “草你妈的高立生,放开我妈!”高强眼睛都红了,举起镰刀照着高立生的后脑勺砍了过去。

  高立生往边上一闪,险险躲过这一劈,抬腿一脚放倒了高强,“小杂种你回来正好,老子正要找你算账。”

  他是村里出了名的恶屠夫,三百斤的猪都能摁住,这一腿下来,高强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硬是没爬起来。

  刘玉芬发出一声尖叫扑到了儿子身上,紧紧的抱住,关切问,“强子,你,你没事吧。”

  “妈,我没事!”高强脸上青筋暴起,咬紧牙关站了起来,他在父亲的坟头发过誓,这一辈子要用自己的生命保护母亲,决不让她受到欺辱。

  高立生哈哈大笑起来,淫笑道:“我说你这s妇怎么不找男人,原来是跟这个小杂种在一起快活。”

  “高立生,你狗嘴放干净点,你妈才是杂种。”高强拳头紧握,怒吼了一声,往高立生冲了过去。

  他虽然长的牛高马大,不比高立生的块头小,可毕竟只有十九岁,平素又不怎么爱与人打架,自然是占不了便宜。

  高立生猛的一拳砸在高强的眼角,顿时血流如注,翻在了地上。

  “你不是杂种是什么,问问你的s娘,你是怎么来的?”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才是狗杂种!”高强挣扎着爬起来,像牛犊子猛的往高立生撞了过去,他可以忍受别人看轻他,却绝不允许有人侮辱他的母亲。

  高强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抱着高立生的大腿,张开嘴就是狠狠的一口,“妈的,今天就是死,也要咬你一块肉。”

  高立生没想到他这般玩命,这一口咬的不轻,疼的直跳脚,捏住高强的下巴,照着脸就是一拳。

  “砰”高强的面门顿时开了染坊,倒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玉芬,出什么事了!”邻居似乎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隔着院子喊了起来。

  “小杂种,告诉你,下次再敢来老子的桃园偷东西,打断你的狗腿。”高立生冷哼了一声,又猥琐的对刘玉芬,拍了拍裤裆笑道:“玉芬,你要想男人了,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包弄爽你个s货。”

  说完,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强子,呜……”刘玉芬看着满脸是血的儿子,抱着他大哭了起来。

  “妈,都是我不好,嘴馋偷吃,给你惹祸了。”高强躺在母亲温软的怀抱着,满脸歉意道。

  刘玉芬将儿子搂的更紧了,心疼的厉害,“强子,妈不怪你,妈不怪你。”

  母亲的泪水滴在高强的脸上,是那么的烫,烫的他心都碎了,眼泪再也忍不住,滴了下来,“妈,你别怕,有我在,一定会保护你的。”

  “嗯,嗯!”刘玉芬用力的点了点头。

  ……

  高立生这几拳比较狠,尤其是眼角那一拳,打的高强眼睛都睁不开了,在家里足足躺了好几天。

  “玉芬啊,强娃好些了不?”西头的王妈拎着一篮子鸡蛋,来看望高强了。

  刘玉芬笑着接过鸡蛋,给王妈倒了茶水,“好多了,就是眼睛还睁不开。”

  “你说这支书、村长也不吭个声,任着这天杀的屠夫乱来,哎!”王妈叹了口气。

  刘玉芬沉默不语,谁都知道高立生在这村里是出了名的恶霸、土霸王,动不动就要拿杀猪刀捅人,谁敢得罪他啊。

  “这也怪你家里没个男人,这才任由人欺负了,你若是愿意,王妈给你找个男人来当家?”王妈也是个精明人,多少年了无数人找她来刘玉芬这说媒,都被拒绝了,这次瞅准机会又来了。

  “王妈,不用了,这么多年一个人过习惯了。”刘玉芬想也没想,摇了摇头,微笑拒绝了王妈。

  王妈站起身,知道这篮子鸡蛋又白搭了,叹了口气道:“玉芬,强子的眼睛还是得治,你去找奶子给他洗一下,或许管用。”

  “谢谢王妈!”刘玉芬把王妈送到了门口,顺着把鸡蛋也让她拎回去了,她可不想欠人情。

  王妈的话,躺在床上的高强听的清清楚楚,他气的牙关都快咬碎了,自己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人,可是连自己的母亲都保护不了,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啊!”高强发出一声怒吼,拳头用力的砸起床板来。

  “强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疼,快告诉妈。”刘玉芬听到儿子的叫声,急忙进了里屋。

  由于愤怒,眼角又开裂了,滴出殷红的血水。

  “妈,我是不是很没用?”血水夹杂着眼泪,滴落在枕头上,触目惊心。

  刘玉芬趴在儿子的身上,又哭开了,她当然知道儿子的自尊敏感,这么多年她一直坚持对丈夫的承诺将他带大,期望他早点成人,顶天立地,自己好去下面跟他爸团聚。

  “不,强子,你是最厉害的,你现在还小,以后……”

  “不,妈,我不小了。”

  高强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紧的抱住母亲,他从来没有这般渴望力量。

  “高立生,总有一天我要你付出血的代价。”趴在母亲的肩膀上,他喃喃道。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