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禽兽生涯_第六章 不能当禽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不能当禽兽

  天蒙蒙亮,在清脆的鸡鸣、鸟啼声中,南溪村沐浴着朦胧的水汽,如水里捞出一般,散发着静谧、安详的气息。

  高强起的很早,这是他的习惯,每天早上五点绕着村子跑上几圈,再在晨炊中开始新的一天。

  “啊!真美,真不明白母亲干嘛非得让我考大学,家里多美啊。”高强美美的呼吸了一口夹杂着泥土清香的新鲜空气,听着古老水车的轱辘声,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走到井边拿起木桶提了满满一桶水,当头浇了个通透。

  “真爽!”

  脱得赤,条条的在井边淋着凉水,刺激的那叫一个爽快,胯下的老二似乎也因为清晨的兴奋,兴致昂昂的勃起着。

  “强子,吃饭啦!”刘玉芬挽着头发,温婉的喊了一声,眼睛却被儿子精壮的身躯给吸引了。

  在金色的晨辉中,那精壮的身躯如同出水的蛟龙,充满了张力与霸气,隆起的肌肉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胯下的长枪直立,威武、雄壮,散发着男性的魅力。

  “好的呢!”高强甩了甩头发,“妈,毛巾!”

  刘玉芬脸一红,不舍的移开了视线,哦了一声,回屋拿了毛巾递给了儿子。

  “妈,给我擦擦背呗!”高强翻起老二外面那层黝黑的鸟皮,当着刘玉芬的面,仔细擦洗了一个干净,把毛巾递还给了她。

  刘玉芬红着脸,接过毛巾的那一瞬间,又瞅了一眼那被毛巾搓的红胀的药杵,红紫发亮,像番茄皮一样可爱诱人。

  轻轻的绕到儿子身后,打开毛巾,她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上面有几根黑色微卷的长毛,颤抖着手将那几根毛悄悄的塞到了口袋里。

  手指滑过高强坚实、火热的脊背,刘玉芬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呼吸急促,那对雪白的大奶子起伏的厉害,忍不住迷恋的来回抚摸。

  “强子真壮实有力,被他压在身下的感觉想必也是十分美妙吧。”她忍不住幻想了起来。

  母亲那滑嫩的玉指滑过高强的肌肤,有一种冰凉、滑爽的触感,是那么的温柔、妩媚,他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子邪火更加的旺盛了,老二硬的发疼,几欲胀爆。

  “妈,擦好了么?”因为刺激、紧张,高强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好了!”刘玉芬暗自掐了自己一把,放下毛巾,没敢回头,快步走进了屋子。

  “吁!”

  高强长舒一口气,飞快的跑到了厕所,咬牙憋了一泡尿,总算是将那股子邪火压下去了。

  “好险,再憋下去准得炸了。”

  这还村里老光棍刘癞子说的,“男人骚了一泡尿,女人发骚脚直跳!”

  草草吃完饭,高强换上草绿色的打着补丁的军外套,带着草帽,拿了一把镰刀,走出了门。

  “强子,干活要麻利,可不能偷懒耍滑,别让你小燕婶子耙舌头(讲闲话)。”刘玉芬追了出来在后面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高强扬起手,没有回头,快步走了。

  再多看几眼妩媚、风韵的母亲,他怕今天是没心思干活了。

  “哎,高强啊,你可千万不能当禽兽,怎么老是惦记着自己的娘老子呢?”

  高强平时在南溪村就是把干农活的好手,再加上勤快老实,村里人有农活都请着,包饭再多少给点工钱,刘玉芬也靠着缝缝补补、干点手艺活,两母子日子倒也还能凑合。

  这次请他的是李大壮家,李大壮是城里的一个工程师,当然这只是口头上的,其实就是一农民工,前几天刚被一个包工头给揽走了。

  这不赶上五一,刮禾、打谷全都交给了还在给孩子哺乳的媳妇刘小燕,小燕自然是干不了农活,又有个孩子吊着,琢磨半天,只能花钱请人干了。

  农村里家家户户这时候都忙着双抢,哪有闲人啊,倒是想起了高强,这点大壮也是同意的,他这媳妇脸模子俊着呢,换了别人还真信不过,高强就是个孩子,自然放心。

  来到地里,闻着泥土的清香,高强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飞快的收割起来,他就觉得自己天生是个跟土地打交道的人,读书那玩意实在不是他的菜。

  只见镰刀挥舞,麦穗飞快的倒下,不到片刻就割了好大一片,穗根整整齐齐,丈量一般平整。

  手上麦穗划的一条条血痕,痒的厉害,他也不在乎,反而觉得有那么一股子快感。

  到了十一多的时候,他才感觉到有些疲惫,扔掉镰刀,坐在田埂上点了根三块的蓝盒椰树,这烟焦油足,有股子苦辣,适合爷们。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