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_0017、撕破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17、撕破脸

  一边的典使郑龙兴闻言,却是幸灾乐祸了,道:“哎,周县丞,不要急躁嘛,让冯主簿说完嘛,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周县丞你怕什么呢?”

  刚才周武说的话,被郑龙兴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

  周武气的浑身发抖。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一直以来表现得服服帖帖,在自己面前言听计从近乎于软弱的冯元星,在关键时刻,竟然背叛了自己,朝着自己的身上插刀子……好一条毒蛇啊,自己以前都被他骗了。

  李牧笑嘻嘻地撸串,一副你们先撕逼,不用管我的表情。

  多好玩的场面啊,李牧置身事外的样子像是看戏。

  一边的小明月也根本没有理会大人们的尔虞我诈。

  她嘴馋的实在是忍不住了,干脆自己用找了几根狼牙大箭,从绿蛇身上割下来肉自己烤。

  倒是小男孩书童清风,若有所思,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神色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

  冯元星跪在地上,不敢起来,额头上冷汗一滴一滴地流淌下来。

  李牧这样的姿态,让向来足智多谋的他,也无法猜透县令大人这个时候是什么想法。

  他原以为,在听到了自己的汇报之后,这位冲动暴怒的县令大人,一定会勃然大怒,彻底将周武和郑龙兴都拿下问罪,因为从今日神农帮之事来看,这位小县令绝对是一个易冲动的性格。

  但是,现在李牧的反应,却他让心中没底,渐渐害怕而来起来。

  脚步声传来。

  却是马君武带着一位医馆的大夫前来,为李牧疗伤。

  这位大夫四十多岁的样子,相貌清癯,之前在医馆之中见过李牧,当时心中愤怒的他,表情麻木,哀莫大于心死,对于这世道已经绝望,但是此刻,看向李牧的目光,却充满了崇拜和狂热。

  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位年纪轻轻的县令大人,竟然真的以一己之力将神农帮铲平,为受伤的医馆众人报仇。

  征得了他同意之后,他检查了李牧的伤势,心中惊讶,崇拜之情更甚。

  箭矢的洞穿伤,射穿了骨头,换做是别人,只怕是早就痛晕了,但李牧却面无痛色地在这里吃烤肉,果然是成大事的非凡之人。

  “大人,包扎伤口之前,需先将箭矢拔出,可能有点儿疼,大人您且忍耐。”这大夫小心翼翼地准备先将创口周围的碎肉骨屑清理掉。

  “哦。”李牧点点头:“我自己来好了。”

  他反手握住狼牙大箭,直接噗嗤一下就拔出来。

  biu地一声,一道血箭射出去,喷到了跪在前面的冯元星身上,吓得这位心思深沉的主簿大人尖叫一声往后退了几步,神色惊恐,而李牧也不看他,将拔下来的狼牙大箭,在倒在一边的司空境尸体衣服上擦了擦血迹,神色自若,串起蛇肉,继续烤了起来。

  “现在可以包扎了吧?”他吃了几口,回头看着这位目瞪口呆如见了鬼一样表情的大夫,笑了笑,道:“要不要先吃两串,蛇肉真的很好吃。”

  “不不不……大人……您真乃神人也。”

  那大夫回过神来,看着李牧的眼神,更加狂热,就像是在看着神明一样,连忙动手为李牧包扎起伤口来。

  而周武和郑龙兴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就无法遏制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小县令,真他妈的是一个狠人啊。

  那狼牙大箭可是有倒刺啊,拔出来带着肉,伤口变成了一个大血洞,李牧却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个人的毅力和狠劲儿真的是太可怕了,这种人,岂是居于人下之辈?早知道是这样,应该先联手对付李牧,不应该就这样迫不及待地自相残杀。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都忐忑了起来。

  现在,这两大巨头心中都后悔了。

  片刻之后。

  李牧的伤口包扎好。

  他站起来,拍了拍肚皮,满意地呻吟了一声,道:“好了,吃饱了,舒坦。”

  回头看了看还剩下大约十分之久的蛇尸体,对小书童明月吩咐道:“好了,小吃货,别吃了,先找几个人,将这条抬回县衙去,可以吃好多天了……记住,小心保存到冰窖里,别腐烂了。”

  “好好好……”明月小肚皮已经吃的鼓鼓的了,还在狼吞虎咽地吃着。

  这小呆逼吃完一串,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白嫩的小手擦了擦嘴,笑嘻嘻地招呼马君武过来,带着数十名衙卫,抬起这条巨大的绿色蟒蛇朝着石窟外面走去。

  李牧拍了拍清风的肩膀,道:“你也去,那丫头做事太马大哈,我不放心。”

  清风迟疑了一会,看李牧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张口想要提醒几句什么,但李牧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自己都知道,最终清风只好同那医馆的大夫一起,也跟着出去了。

  午后的眼光从石窟天井中照射下来,引入一柄柄银色的剑,可以看到烟尘在光线之中狂乱地飞舞。

  整个石窟里面,就剩下了李牧,以及分别以周武、郑龙兴为首的两拨人马。

  李牧缓缓地坐回到石椅上,从司空境尸体上,将那张奇异的白色大弓拿起来把玩,然后将二十根狼牙大箭,都插在了身边地面上,这才抬起头,看向众人,道:“这段时间,是谁他妈的背后耍手段,架空我?”

  啊?

  不论是周武,还是郑龙兴,在这一瞬间,都微微一阵错愕。

  令他们错愕的不是李牧问话的内容,而是问话的姿态和口吻。

  这种感觉,不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县令在发问,倒像是一个在街头打架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混混在搬来救兵之后要清算的语气。

  “这……”周武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而郑龙兴在一边保持了沉默,并未煽风点火落井下石。

  他已经意识到,今日的局面有点儿危险了,虽然他以前想要弄死周武很多次,但这个时候若还是和周武撕逼,那他就是傻逼了——想度过今日的难关,说不得要和周武暗中联合一下,一起对抗来自于小县令的威胁了。

  “妈的,敢做不敢说?真特么的怂包!”李牧冷笑了一声。

  然后,他看了看冯元星,道:“你刚才说的那些,可都是真的?”

  冯元星如蒙大赦,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道:“下官敢用自己的性命保证。”

  “呵呵,冯主簿,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你的命,已经不太值钱了。”周武幽幽地在边上冷笑了一句。此时,他心中对于冯元星背叛的愤怒,超越了对郑龙兴这个老对头的仇恨,且盛怒之下,他心中也很清楚,不管自己心中有多么不愿意,此时都要和郑龙兴联手了,先度过这个危机再说。

  “是啊,冯主簿,你要想清楚了,你说的话,意味着什么。”典使郑龙兴面色不阴不阳地道,其中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李牧笑了笑,道:“妈的,竟敢在我面前装逼……说实话,和你们这两只跳梁小丑说话,我都觉得恶心。”

  周武和郑龙兴都冷哼了一声,腰杆也挺直了,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对李牧那种笑意。

  他们已经彻底确定,这个时候,一味地服软已经不能接解决问题了。

  两个人虽然并未直接沟通,但多年的相互斗争经验,却让他们很默契地达成了协议,决心要联合对抗李牧了。

  但李牧也不理会他们,而是看着冯元星,一边把玩手中的弓箭,一边麻布精心地问道:“你来说说,勾结神农帮,残害无辜,谋害本县……按照帝国的律法,罪该如何?”

  “罪该处斩。”冯元星彻底坚定下来,一字一句地道。

  这四个字出来,周武和郑龙兴面色勃然而变。

  冯元星这个杂碎,这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啊。

  “姓冯的,你很好,这笔账,咱们慢慢算。”郑龙兴神色阴狠。

  他已经盘算着,等待今日事了,找个机会,要让冯元星这个毫无根基的外来户知道死字怎么写。

  周武却不说话,只是嘿嘿嘿地冷笑不止。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周武愤怒到极点起了杀意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

  “两只小老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李牧看向这两大巨头。

  周武和郑龙兴同时冷哼了一声,这种局势下,对于李牧,他们心中已经再无任何敬畏,也不怕李牧真的杀他们,一时之间,就连表面上虚与委蛇也不用维护了。

  “李大人,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恕本官告退了。”周武不阴不阳地道。

  “本官也有事,李大人且在这里慢慢收拾残局吧。”郑龙兴也是冷笑。

  两个人心中已经在琢磨,回去之后该如何联手对抗李牧这个强势的县令了,不管李牧实力如何强悍,但他在太白县城之中,终究毫无根基,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想要依靠匹夫之勇,与他们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势力对抗,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李牧也点点头,道:“好,两位要走,我也不挽留。”

  =======

  新书期,各种数据都很重要,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宣传,感谢。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