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_0016、背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16、背叛

  要知道在黄维的心中,一直以来,司空境简直就是主宰神农帮所有人命运的神灵魔主啊。

  现在,他心目中不可战胜的存在,竟然被人打成了一堆烂肉。

  而这个杀了司空境的人,竟然还是几日之前,在公堂之上,被自己公然嘲讽藐视过的小县令。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黄维真的希望那日在公堂上,自己是跪在地上叫爸爸,而不是公然嘲讽藐视这个小县令。

  李牧一边吃着香喷喷的烤蛇肉,一边笑嘻嘻地看着黄维的表情。

  大好时刻,怎能不装逼?

  他就喜欢看到的,就是那些敢对他开嘲讽的人,一转眼就被他吓得六神无主的样子。

  这种感觉,贼特么的爽!

  “大大大大……大人饶命。”黄维被李牧的眼神看的如坐针毡魂飞天外。

  李牧哈哈大笑:“大大大大……大你个头啊……哇哈哈哈哈,说起来,那日在公堂上,你不是很嚣张吗?”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黄维磕头如捣蒜。

  李牧心里爽的冒泡,道:“喂,当日你说,这太白县城中,本官说的话,并不算数,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本官,谁说的话才算数呢?”

  “这……”黄维快被吓傻了,没想到这个小县令这么记仇,瑟瑟发抖地道:“小人猪油蒙了心,小人该死……这县城中,大人您一言九鼎,只有您的话才算数。”

  一边的周武和郑龙兴这个时候,也才明白过来,原来李牧口中所谓的‘大事’,竟然就是将黄维这个小小的神草堂掌柜拉过来秋后算账啊,这也太记仇了吧?

  两人都有一种无语之感。

  但李牧哪里管那么多。

  这个黄维当日那么装逼,今天就该狠狠打脸啊。

  男子汉大丈夫,七尺之躯,顶天立地,如果别人在你面前装逼你都不打脸回去,那还算是男人吗?

  此时此刻,正是打脸的最好时机啊。

  “我还记得,当日,你说让我在县城中打听打听你们神草堂的分量,我今天来神农帮问了问,司空境好像并不太愿意告诉我,所以我只好送他上路,黄掌柜,不如还是你亲自来说一说?”李牧一边吃烤肉一边一本正经地问道。

  黄维快被吓得尿出来了。

  “在大人您的面前,神草堂一文不值……”他肠子都快悔青了。

  李牧哦了一声,道:“那张李氏一家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说说吗?”

  “这……”黄维心中一颤,本能地想要辩解一两句,但转眼一看到水池旁边快被打成了对烂肉一样的司空境的尸体,再看看李牧那似笑非笑玩味的眼神,他顿时心里也明镜儿似的,不敢再有丝毫的侥幸,一五一十老老实实地将自己指使神草堂学徒巧取豪夺的过程,都交代了出来。

  “大人,小人全都招了,小人错了,小人罪该万死……但求大人饶小人一命,小人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黄维说完,痛哭流涕,一副万分忏悔的样子,苦苦地哀求道。

  李牧放下手中的烤肉,神色突然变得伤感了起来。

  “好一个重新做人,说的真是轻巧呢,黄掌柜,你可以重新做人,可张李氏一家呢?张小芹还是只一个孩子啊,她惨死之前,在这修罗地狱一样的神农帮总舵中,到底经历了什么,你知道吗?你敢想象吗?好呀,如果你能够让张小芹一家重新活过来,那本官就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好不好?”

  黄维闻言,如遭电噬,眼中露出绝望之色。

  “大人好狠毒的心啊……”他眼中怨毒,如诅咒一般盯着李牧。

  李牧迎着他那怨毒的眼神,坦然一笑:“我的狠毒,不足你十分之一……记住,下辈子,多做点好事,少装逼。”

  话音落下,他脚尖发力,一颗石子从地面激射出去,洞穿了黄维的额头。

  这个恶贯满盈的神草堂掌柜,就此一命归西,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旁边的周武和郑龙兴心中顿时一个激灵。

  小县令不会是在杀鸡给猴看吧?

  李牧扭头看了看他俩,道:“你们也都看到了,他自己招供了自己的罪行,按照帝国律法,理该处死,本官出手,这不算是携私报复吧?”

  你分明就是在报复好吗?

  所谓的大事,就是在这样的时刻,把黄维这样的小虾米特意从神草堂中带来一番恐吓然后弄死吗?

  周武和郑龙兴心中腹诽,但嘴上当然不会说出来。

  “当然当然,大人明镜高悬,为民做主,怎么会携私报复呢。”

  “哈哈,杀得好,这种草菅人命之徒,就该千刀万剐。”

  两人恭维道。

  说实话,哪怕是在一个时辰之前,他们都不敢想象,自己竟然会对这个小县令说出这样阿谀的话。

  李牧点点头,道:“那就好,来人啊,将这个恶徒的尸体,给我挂到总舵石林入口处,张贴告示,明述其罪,警戒他人,日后还有人敢在县城中作奸犯科、巧取豪夺,这就是下场。”

  几个兵卫就大声地应命,冲上来将黄维的尸体带走。

  李牧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道:“传本官的命令,神草堂一干案犯,不可放走一个,全部抓捕,严加审问,挖出幕后主使,不管是涉及到谁,一律按帝国律法定罪。”李牧的声音,仿佛是洪钟一样,回荡在石窟之中,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这话音之中那种凌然不可动摇的意志。

  “遵命。”

  有热血翻滚的兵卫,自发地大声地回应道。

  李牧点点头,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张李氏母女的惨状,不由得一阵伤感自责。

  这个案子,他本来可以处理的更好,本来可以挽救这对苦命母女的性命,可是却因为一时大意,因为瞻前顾后,因为想的太过于理所当然……因为种种原因,让两条无辜的生命惨死在了这个魔鬼窟中。

  这世道,怎得如此险恶?

  这人心,为何如此阴狠?

  李牧有点儿胸闷。

  他单枪匹马挑掉了神农帮总舵,但心中这口气,却还没有完全宣泄出来。

  造成这样局面的,并不只是一个小小的神农帮而已。

  真正的罪魁,那些虽然收不沾血但却在幕后操控一切罪业深重的所谓的‘大佬’,还在逍遥法外。

  这时,远处又传来脚步声。

  却是主簿冯元星带着一队人马走了进来。

  看到冯元星,周武的眼神一亮。

  他之前命冯元星去总舵废墟之中搜寻一些典使郑龙兴与神农帮勾结的证据,莫非已经完成了?

  想一想这些年,冯元星跟在自己的身边,充当智囊军师的角色,委实是帮助自己解决了许多麻烦,也算是忠心耿耿,恩,只要等到自己登上了县令之位,就一定要重用这个冯元星,还是很识大体知进退的嘛。

  想到这里,周武向冯元星投去询问的眼色,想要知道战果如何。

  谁知道冯元星这一次,竟是看也没有看周武,而是径直来到了李牧跟前,单膝跪地,道:“属下太白县主簿,拜见李大人。”

  李牧大马金刀地坐在石椅上,瞥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大口大口地吃着蛇肉。

  “回禀县尊大人,属下带人在神农帮废墟之中清理战场,已经将那些被困废墟中的无辜女子和贫民都安置妥当,亦捕捉到一百七十一名还未死的神农帮余孽,已经临时关押,要如何处置,请县尊大人示下。”冯元星低着头,不理会周武频频看过来的目光。

  李牧依旧没有理他。

  他仿佛是真的饿坏了一样,大口大口地吃肉,嘴角流下来金黄的油。

  冯元星咬咬牙,将心一横,做出了决定,道:“回禀大人,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事关重大,属下不敢隐瞒,在捕获的神农帮余孽之中,有几个长老级的人物,为了脱罪,说是愿意指证本县典使郑龙兴,与神农帮勾结,杀害无辜……”

  “闭嘴。”郑龙兴大怒,喝道:“冯元星,你竟敢污蔑本官,你……”

  “哎,郑典使,不要急躁嘛,让冯主簿说完嘛,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郑典使你怕什么呢?”一边的周武,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心道这个冯元星还真的是会来事,趁着小县令现在正在气头上,将这事儿直接揭露出来,稍微煽风点火,郑龙兴就完了,在大秦帝国中,县令权柄极大,掌握着生杀大权。

  但是,周武话音未落,却听冯元星接着道:“还有一位神农帮余孽,声称自己是县丞周武的心腹,他为了脱罪,指证这一次袭击医馆,杀死衙卫章如,其实是县丞周武背后安排,为的就是激化县尊大人与郑典使之间的矛盾,同时……同时,他们也准备借刀杀人,刺害县尊大人您。”

  “闭嘴,”这一回轮到周武大惊失色地怒喝,道:“冯元星,你乱说什么?你……本官一直以来待你不薄,你……你竟然污蔑本官,你……”

  ----------

  昨天是诈和……又回来了,哇,小刀妞更是调皮啊。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