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_0012、李牧发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12、李牧发飙

  他们浑身冷汗,意识到自己所属势力之前对于小县令的懈怠是一种多么疯狂的作死行为,就快要被吓得魂飞魄散,这哪里是众人想象之中那个可以随便捏的软柿子,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狠人啊。

  神农帮这一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上了。

  就看司空境怎么收场吧。

  轰隆!

  李牧又一脚踢在了一根石柱上。

  双人合抱粗细的石柱,就像是面粉捏的一样,轰然倒塌。

  碎石纷飞,犹如雨下,将地面上爬过来的毒虫全部都砸成了色彩斑斓的肉泥,一些驱赶着毒虫的神农帮赶蛇人,也被砸的惨叫着后退。

  李牧再度如人形暴龙一样跳起来,朝着神农帮石林深处突进。

  “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他在寻找原告张李氏和芹儿。

  轰隆隆。

  石林中传来轰隆声,一根根的石柱倒塌,烟尘漫天,不断传来一阵痛呼、尖叫和惊呼。

  就好像是一头猛虎闯进了鸡圈里面一样。

  不久之后——

  “你们……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该死,你们都给我死!”

  李牧愤怒到近乎于爆炸的怒吼,仿若炸雷,轰然在石林深处传来。

  再然后,便是神农帮弟子惊恐的惨呼、哀嚎和求饶。

  很快便有刺鼻的血腥味道,从石林深处传出来。

  有不少的人,被斩杀了。

  李牧大开杀戒。

  马君武站在外面,远远地看着这样一幕幕,大约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神农帮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些药农、采药客的联合,不过是为了讨生活而已,也算是一个正常的小帮派,后来逐渐崛起,许多亡命徒加入其中,就开始膨胀,而自从当代帮主司空境入住之后,就开始彻底变了个样,迅速黑化。

  这些年,神农帮可以说是太白县城中的一个毒瘤,为非作歹,这些年时而有一些妙龄女子失踪,最终的线索都指向了神农帮,传闻都被劫掠到了神农帮总舵之中,任由神农帮弟子凌辱折磨,更有甚至,神农帮帮助司空境,为了修炼毒功,用活人做靶子,用活人来炼药试药,用活人的心肝来喂养毒虫等等,可以说是残忍到了极点。

  除了神农帮的弟子和客人之外,其他人,只要是被抓进去,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一次,张李氏和女儿被抓进了神农帮总舵,绝对是又死无生。

  马君武看得出来,县令大人并非是嗜杀之人,之前闯入神农帮,也是为了救人,除了将杀害衙卫章如的四大金刚斩杀之外,并未屠戮普通的神农帮弟子,但现在,应该是看到了石林深处宛如地狱一般的一幕幕的惨状,看到了死去的原告尸体,所以才会如此愤怒,才会大开杀戒。

  一声声的惨叫,从神农帮石林深处传来。

  许多在外面观看的人,都一阵阵地毛骨悚然。

  小县令发飙了啊。

  ……

  ……

  “什么?”

  县丞周武惊得站起来,手中的红瓷古韵茶杯,啪地一声掉在地面,刷了个粉碎。

  “大人,李牧是个武道高手,很恐怖的高手,一把单刀,就快要将神农帮给推平了,四大金刚联手,都没有在李牧的手中走过四招,一刀一个,全部斩了……”跑回来传讯的是一个周家的家奴,气喘吁吁,脸上依旧带着苍白的恐惧之色,说话的时候,依旧觉得背后一阵发寒。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周武嗓音突然有点儿沙哑,心中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绝对没错。”家奴大口地喘着气,仿佛还未从之前的震惊和恐惧中摆脱出来。

  周武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面色难堪,一脸吃了死耗子的表情,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边的主簿冯元星摆摆手,示意那家奴下去再探。

  等到家奴出去了,冯元星起身,拱手,道:“大人,我们的判断有误啊,这个李牧,来者不善,扮猪吃老虎,之前我们都被他骗了,当今之急,还是要仔细衡量接下来该怎么办,相信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县城,各方都要调整对李牧的姿态了。”

  周武点点头,但却还是说不出话来。

  如果李牧只是一个文进士,根本不足为虑,再退一步,如果李牧只是一个高手,也不是很致命,但现在的问题是,李牧不但是一个恐怖的高手,还具有县令的身份地位,这两者结合,就变得非常可怕了。

  在大秦帝国,县令虽然只是牧守一方子民的最低独立行政官员,但却具有着绝对的权威和权力,兵政治一体都在县令的掌控之中,周家虽然是太白县的地头蛇,但对上这种权力和力量合一的角色,就变得很被动了。

  ……

  同一时间。

  典使郑龙兴面色阴沉呆滞地坐在密室中。

  他脸上的表情,还未完全散去。

  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郑龙兴,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让他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一直都隐藏在暗处自以为是地谋划谋算着一切,实际上恰恰是被那个小县令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突然明白,这些天小县令躲在县衙中深居简出,并不是因为在躲避追杀或者是不敢见人,实际上根本不屑于和自己等人计较,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好后悔啊。

  血月帮的第一次截杀失败,他收到了消息,但却并未太过重视,对于李牧的实力,判断失误了。

  一步错,步步错。

  现在,该怎么办?

  一头原本懒洋洋并无伤人之意的老虎,被激怒,变成了吃人喝血的猛兽,已经无法控制。

  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不行,我得赶紧赶过去。”郑龙兴呆坐了许久,猛然回过神来,打了一个激灵,跳起来,道:“来人,传令,点兵备马,快随我去支援县令大人。”

  ……

  ……

  李牧愤怒了。

  非常愤怒。

  他觉得自己的胸膛里面好像充斥着某种火热的东西,快要爆炸了。

  神农帮的总部看到的人间地狱一样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地闪过。

  张李氏和芹儿母女浑身赤裸下身狼藉地被丢在死人堆里,张李氏被割掉了胸部,每一根手指和脚趾,上都钉着铁钉,满脸的痛苦和绝望,临死前还用双手紧紧地抱着女儿,可惜她柔软的肩膀并没有保护女儿,怀中的芹儿则是被剜掉了眼睛割掉了舌头,下体塞着一根木棍……

  这对原本还等待着沉冤昭雪的母女,被神农帮用最残酷的方式折磨而死。

  除了这对母女,李牧还看到了一具具不知名的尸体,像是被宰杀了的牛羊一样,剥的光溜溜的,被丢在石林中的一片空地上,还有大量的残肢断臂,而一些神农帮的弟子,竟然在煮人肉,用来喂养一些蛇虫和猛兽,他们的表情平常,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

  还有一些人,像是畜生一样,被关在猪圈一样的地方中,也不知道被关了多久,神情麻木,肢体瘦弱,浑身伤痕,基本上都残废,眼神呆滞,没有丝毫的生气,好似是待在的羔羊一样。

  神农帮总舵,根本就是一个修罗屠宰场。

  李牧被这一切刺激的出离愤怒了。

  他的眼睛冒火,脑海之中唯有一个念头——

  杀!

  杀光这些披着人皮的禽兽。

  之前的衙卫制式钢刀早就损毁,他冲到神农帮弟子中,随手一拳一掌,巨力之下,直接就将这群畜生轰爆,一脚踢飞一根石柱,轰隆声中,岩石崩裂,不知道砸死多少的神农帮弟子,耳边的惨叫和求饶声连绵不绝,但李牧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恐怖的肉身之力爆发之下,神农帮中,根本就没有他的一合之敌。

  哪怕是帮中的一些合力境、合气境的高手,也根本架不住李牧盛怒之下的随便一拳。

  他一路冲杀,朝着神农帮石林深处冲去,如虎踏羊群,势不可挡。

  石林深处的石窟中。

  气氛无比的沉重。

  帮主司空境面色阴沉,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副纯黑色的软甲,身边数十个神农帮的高层也都是全副武装,这些都是神农帮中实力最强的执法队精锐弟子,也是司空境这些年以来苦心培养的真正心腹死士,具有军队一般的战斗力。

  这是神农帮的真正底牌。

  “完了,神农帮完了,毁了……”

  司空境的心在滴血。

  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眼看着就要化作东流水,这简直就是在割他的肉。

  司空境的心里非常清楚地知道,总舵之中的一切一旦曝光,他就的身份只能从帮主变成为通缉犯,典使郑龙兴根本没有能力捂住这一切,从此之后,他就只能踏上亡命天涯的道路,二十多年的荣华富贵化作过眼云烟。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小县令造成的。

  “反正横竖都是被官服通缉追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宰了这个小县令,先出了这一口气,毁我根基之仇,不共戴天!”

  司空境心中的戾气在滋长。

  “兄弟们,随我出去,为帮中的兄弟们报仇,不管是谁,得罪了我们神农帮,都得死。”

  他大喝一声,鼓动士气,就要带人冲出石窟。

  话音未落。

  轰!

  石窟大门发出轰鸣巨响。

  有人在外面砸门,震的整个石窟都颤抖,天井上方土石簌簌落下。

  -----

  今天第一更,谢谢兄弟们的各种支持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