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辰_0007、强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007、强势

  身为二十一世纪遵纪守法的好少年,以前在微博上看到小朋友被抢棒棒糖这种事情,都气不过要在键盘喷个三五日的资深愤青,李牧看完,心中怒火中烧。

  “岂有此理。来人,立刻去,给我把神草堂掌柜以及动手行凶的狗腿子,都给老子……都给本官捕回来听审。”

  李牧惊气的堂木怕的啪啪响。

  本来就是准备来审个案装个逼的他,这个时候,却是动了真怒。

  堂中的六个衙卫闻言,神色古怪,并未遵命而动。

  “怎么回事?”李牧瞪眼,看向他们。

  “呃……大人,是这样的。”又是之前那个衙卫,一个劲儿地使眼色,又靠近过来,在李牧的耳边,低声说了一通。

  原来这神草堂在太白县城之中,可以说是根深蒂固,势力极大,且身后有帮派背景,据说是太白县城四大帮之一的神农帮的产业,早就在县城之中横行惯了,平日里打死打伤几个人,根本算不了什么,在此之前,县衙也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不管,立刻给本官去抓人,一个不漏都抓回来,以前是以前,现在老子是县长,这件事情,我管定了。”李牧鼻子都气歪了。

  什么狗屁四大帮派,竟敢如此嚣张,把人命不当回事,简直可恶。

  异界黑社会山口组嘛这是。

  但我不管,我是县长,太白县城我最大。

  李牧心中很不屑,就算是山口组,也不可能对抗首相啊。

  “这……”那衙卫犹豫了。

  其他五个衙卫也是一个个站得远远的低着头,生怕李牧点名让他们去抓人。

  “楞着干什么,都去,给我把人抓回来。”资深喷子李牧感觉到自己身为县令的威严收到了挑衅,疾言厉色地大喝道。

  最终,在县老爷李牧的严厉命令下,六个衙卫战战兢兢,满脸的畏惧,千万个不情愿地地出去抓人了。

  整个公堂显得空荡荡的。

  小姑娘芹儿的低声呜咽,就显得特别清晰。

  李牧心中同情,走到堂中,安抚那惊慌失措哭泣的小姑娘,又摆出一个义愤填膺的姿势,拍着胸脯,对那妇人道:“你们放心,本官一定为你们做主。”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李牧虽然是个冒牌货,但他觉得自己一身正气,既然冒充了县令,那就一定要在其位谋其政。

  “多谢青天大老爷。”妇人暗淡的眸子里,流露出感激之色。

  她伤势极重,说话喘息,嘴角又溢出鲜血。

  说实话,前来县衙告状,是走投无路之下的最后拼一把赌运气,她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新任县老爷似乎时候一个嫉恶如仇的清官,让这个可怜的妇人心中,又有了几分希望。

  正好这时,小书童明月兴冲冲地跑进来。

  李牧一回头:“你,对就是你,快去,到城中找个大夫来,先给这位大姐治伤。”

  小女孩书童明月停下脚步,脸上的兴奋笑意顿时凝固,旋即头摇的像是个拨浪鼓一样:“不行,我要留在这里看热闹,让他去。”这呆逼指的人,正是坐在一边桌案后面记录案情的清风。

  李牧不屑地笑:“你识字吗?你会写字吗?你会写文章吗?你能记录案情吗?”

  话还没说完,明月一言不发,转身一脸羞愧地捂着脸冲出公堂去找大夫了。

  时间很快就过了一个小时。

  其间,派出去的衙卫回来了一个,面色谄谄地回复,说神草堂的掌柜今天比较繁忙,没有时间来公堂受审,改天有空了再说……

  李牧都气乐了。

  “告诉他,一炷香时间之内,不出现在公堂,老子就亲自去,砸了他的药店。”

  李牧咬牙切齿。

  妈的,繁忙就不来了?竟敢在县长面前装逼?

  李牧最喜欢的就是装逼,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装逼。

  那衙卫无奈,愁眉苦脸地出去了。

  倒是十几分钟之后,小女孩书童带着一个山羊胡大夫来到公堂,给张李氏检查包扎,说是伤到了脏腑,不过暂无性命之忧,需要静养和按时吃药,大概三五个月可以恢复,小姑娘芹儿在一边千恩万谢,跪下给那大夫磕头,看着让人心酸可怜。

  李牧心中感慨。

  小女孩一家,可以在太白县城中开得起一个小药铺,并不贫苦,可以算是中产,起码衣食无忧,但面对恶势力的欺凌,却根本无力抵挡,几乎一夜之间就是家破人亡。

  究其原因,其实还是因为太弱小。

  弱肉强食,在这个文明落后如中国古代的世界,彰显的如此丧心病狂。

  这让李牧意识到,个人强大的武力值,在这样一个世界,是多么的必要。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

  六个衙卫,带着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人,来到了公堂之上。

  “黄掌柜,您请。”衙卫对这中年人极为客气,将他领进来,然后才转身,向李牧行礼,道:“回禀大人,人带来了,这位是神草堂的黄维掌柜。”

  李牧的目光,落在这个黄掌柜的身上。

  “小人见过知县大人。”维身形不高,白白胖胖,一身锦衣极为贵气,笑着地行礼。

  虽然和颜悦色,但李牧修炼了先天功,知觉大幅度提高,异于常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和神色中那种鄙夷不屑的姿态。

  “张李氏,此人是否凶手?”李牧问向那妇人。

  妇人死死地盯着黄维,但最终摇头,道:“回禀大人,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打死我公公婆婆和我丈夫的凶手。”

  李牧心中一怒,看向几个衙卫。

  衙卫畏畏缩缩,头也不敢抬。

  黄维微微一笑,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道:“回禀大人,此事有误会,小人也是今日几位公差上门时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立刻严查下去,原来是我药店之中的一位见习掌柜,带着几个学徒所为,只是三日之前,这见习掌柜和那几个学徒,已经因为斑斑劣迹,而被我们神草堂辞退了……关于张李氏一家的事情,小人也很同情,但这件事情,与我神草堂已经没有关系了。”

  啊咧?

  我勒个去。

  竟然玩这一出。

  这不就是地球上的‘临时工大法’吗?

  李牧呆了呆之后,勃然大怒。

  这是在糊弄人啊。

  “放屁,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一边站着的小女孩书童明月气的小鼓鼓的胸脯剧烈起伏,忍不住破口大骂,用词极为……粗鲁粗鄙。

  黄维瞥了一眼明月,见她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额小书童,于是面带冷笑,并不说话。

  “你这是什么眼神?信不信我家公子一拳打死你……”明月十一二岁,明媚皓齿,肌肤如玉,粉雕玉琢一般,一个活脱脱的小美人胚子,脾气暴躁的像是一条小母狼,要不是一边的衙卫见状拦住,就要冲过去咬人了。

  啪!

  李牧拍了拍惊堂木,咬牙切齿地道:“本官不管那么多,限神草堂在三日之内,将那几个凶手给我交出来,否则,就等着查封关门吧,强占张家的药店铺面,即刻还回去,还有,赔偿张李氏白银五百两汤药费和……额,精神损失费。”

  临时工这套,还是被拿来丢人现眼了。

  既然神草堂选择额不讲理,那李牧决定就用不讲理的办法来解决。

  “大人,您这是强人所难啊。”黄维微微一横,旋即皮笑肉不笑地道:“几个凶徒已经不是我们神草堂的人了,而张家的药店铺面,可是我们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怎么说是强占?这里有契约为证,上面还有产权所有人张隆的手印……”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的契约文宗,让衙役递上去。

  “假的,那是假的……”伤势不轻的张李氏见状,激动了起来,挣扎着冲向黄维,愤怒地道:“那是你们伪造的,一定是你们将我公公打死后,用他的手印按的……我公公要是同意卖店,怎么会被你们打死……你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禽兽……我和你们拼了……”

  一边的衙役,赶紧将妇人拦住,喝道:“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噗……”妇人又急又气,张口又喷出一口血。

  “娘,娘……娘你别吓芹儿,娘你醒醒啊,芹儿已经没有爸爸了……”小女孩芹儿涉世未深,面目姣好,短短几日时间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一切都没有了,一双眼睛都哭肿了,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暴风雨中瑟瑟发抖的小鸭子。

  李牧接过黄色契约文书,看也不看,直接就撕了。

  “你……”黄维面色一变,盯着李牧,最终皮笑肉不笑地道:“大人,这可是盖有县丞周大人官印的契约文书,直接撕毁,你这是何意?”

  李牧站起来,从桌案后走出,来到黄维跟前,盯着他,突然笑了笑。

  “老子不怕现在就把话讲开了,我也不和你们玩这种狗屁文字游戏,真相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契约文书怎么来的,你也很清楚……老子刚才说过的话,每一个字,都不能改,你就都给我记清楚了,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要是做不到,三天后,老子就亲自带人来砸店。”

  ----------

  第二更,今晚更新稍晚,抱歉抱歉。

  华书阁阅读网址:m.huashuge.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